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转自http://shzl.fyfz.cn/art/1046879.htm

作者: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 葛洪义

 

惊悉沈老师走了,往事历历在目。我第一次拜访沈老师,是在1986年我与刘作祥教授一起做硕士毕业论文调研时。他是法学基础理论研究会的总干事(1992 年卸任,刘升平老师接任),参加年会时总能见到。给我的印象,他的发言很有特点,即总是很沉稳,不仅讲话内容,而且说话方式甚至坐姿都是如此,从不激动。 一看就很有权威。

有两件事很难忘:一是1990年代初,教育部选择法学基础理论和宪法学作为反自由化的重点,要求编写反自由化的法学基础理论教科书。主编 是沈老师。我参加了教育部组织的征求意见会,感觉了沈老师知识分子的风范。当时的教育部两位司长参加会议,很有意见,认为没有贯彻教育部意图。但沈老师和 编写组的其他老师一直不妥协,最后也没过关。小平南方讲话之后,风向变了,这本书才出来。就是沈老师主编的高教出版社(好像)1994年版的法理学教材; 另外一件事,就是我1995年准备报考他的博士研究生,后来因为种种事,没有参加考试。听郑强说,沈老师还问起我。我一直感到不安。没有去考,应该先给沈 老师说一下,劳烦他老人家问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1992年于武汉举行的法理学年会上,换届选举,他在填选票时,反过来从后往前填,坐旁边人看得真真切切。私下说起来, 感到老人有时还很调皮。他退休后,在北大举办了从教活动纪念,我去了。见到他真好。遗憾的是,以后就没有再见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怀念他老人家,感谢他对我的教诲。

话题:



0

推荐

秦旭东

秦旭东

106篇文章 1次访问 12天前更新

以法治的视野关注新闻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