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秦旭东 > 武汉拆迁访民在京服农药自杀表达诉求

武汉拆迁访民在京服农药自杀表达诉求

 2013年12月13日 08:07

武汉城中村改造拆迁,本地村民与外来村民补偿待遇差距巨大。不服强拆的村民多年上访无效,到北京喝农药集体自杀,后被警方送往多家医院抢救。

【财新网】(记者 王和岩)一排人东倒西歪或坐或躺在地上,双目紧闭,旁边站着两名警察。这是12月10日下午新浪微博中出现一张图片,文字说明令人惊骇:12名武汉访民在北京前门喝农药自杀。   

随后,南方都市报记者的报道对前述情况予以证实。据南都记者介绍,12名自杀的武汉访民,三男九女,为抗议4年来的上访无效,他们在北京前门附近喝农药集体自杀。之后,他们被警方送往多家医院抢救。   

目前,朱诗桂、汪裕平、蔡运生、张东桂、周翠饵、李翠兰和梅翠英等七人住在解放军307医院,蔡会琴、何雪珍和温玉香在北京医院,这两家医院均有武汉市有关部门的人。聂玉华、胡秀琴两位访民因惧怕被送往访民学习班,于11日上午逃离了医院。   

据南都记者报道,12名访民都是近年从农村搬入武汉“城中村”江岸区塔子湖街新春村的小商人。2010年“城中村”拆迁改造,他们认为拆迁补偿标准过低,没有和村委会签署协议,房屋被强拆。   

49岁的聂玉华,2006年她和丈夫花100万买了新春村的两套小产权房,还买了六间村民盖的厂房,开绣花厂。朱诗桂则在2005年和亲戚花了60多万买下村民的宅基地盖了两栋房。其他10名访民情况与聂玉华、朱诗桂的基本类似。   

此前的11月20日,来自武汉江岸区后湖乡新春村七段组的30位拆迁户,到武汉市、区信访办递交“请求到北京集体自杀申请书”,希望能引起政府重视,考虑他们的诉求。   

他们在“申请书”中称,他们遭遇强拆,三年以来多次上访无果。此前,他们到北京上访,但被截回当地。他们因为上访,曾被“关黑监狱、拘留”,已“走投无路”。   

村民们介绍,2010年10月,当地政府对江岸区新春村启动城中村改造,但本地村民与外来村民所享的拆迁补偿待遇却相差巨大,当地村民每平米补偿3456元及安置房,外来村民每平米仅补偿400元。   

2011年7月,当地组织强拆,遭遇村民抵抗,双方冲突激烈,不少村民受伤。坚持抵制拆迁的村民由此走上上访之路。



推荐 8